MR被嘲弄了五年,那时我不该忍了

发布时间:2022-05-07 11:05:42浏览次数:60次

听觉志(iiidaily)| 作者

小漫 | 译者

冬天| 撰稿

你听说过小阳人这个词吗?

这,是某些网友对新冠阳性感染者的代称。

疫情之下,一场魔幻的造词游戏,由此拉开了序幕。

再来看一组词语:羊家、羊楼、老羊……

猜猜它们代指什么。

前不久,有网友爆出一组聊天记录。

两位不幸感染新冠的女性,成为他们口中的两只母羊。

用只来描述人,其中的侮辱性不言自明。

有网友辩解道:这不过是为了叫着顺口、显得调皮,这么紧张的氛围下,调侃一下怎么了?

但在感染者眼里,这并非幽默,而是不把人当人,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和歧视。

古时战乱,就有人将俘虏称作两脚羊,当作备用口粮,随意宰杀。

日本侵华时,731部队也歹毒地将中国人称为原木,像对待木头一样,对我们的同胞进行残忍的活体实验。

如一位网友所说:

每次看到‘小阳人’这个称呼都会一惊,这称呼不但不尊重病患,且有矮化、去人性化的倾向,容易造成歧视、排挤、霸凌一类的次生伤害。

的确,你我身边,有一种比新冠更可怕的病毒。

它,叫做歧视。

他们战胜了病毒,

却像病毒一样被排挤

一位结束隔离的老人,拿着方舱医院开具的解除隔离医学证明欣喜回家。

谁知小区居委会将他拦下,气势汹汹甩出的理由是有原因但不便透露。

老人不知所措地蹲在小区旁边的拐角处,只需几步路,跨过小区的大门,就是他的家。

然而他却有家不能回。

疫情的阴影下,这样的心酸场景,不停地上演着。

一位老阿姨,因为核酸检测阳性,被拉去了方舱医院。

不料却陷入两难境地——方舱医院没有位置,社区居民又态度强硬,不让她回家。

狂风暴雨的天气里,发着烧的阿姨,像是被全世界抛弃,无助地蜷缩在路边。

图源:微博@猫耳朵童鞋

我们都知道,敌人是病毒,不是那些不幸感染的同胞。

然而现实中,分明是需要同情和帮助的受害者,却成了过街老鼠,被当作罪人来对待。

遭到厌恶和驱逐的,不仅是阳性感染者。

一张歧视的大网,涟漪般荡漾开来,波及面越来越广。

哪怕战胜了病毒,他们受到的伤害,仍未停止。

轻则被好友拉黑,或者遭到公司歧视,丢掉工作:

武汉的姚女士刚治愈出院,就收到公司的解聘书,丢了工作。

重则连至亲都拒绝接纳:

一位年过八旬的老太太,隔离完毕,确定没有传染危险后回家,却被儿女拦在门外,生怕她传染病毒。

哪怕只是与病毒有过关联,也沦为被排挤的对象:

一个小女孩,被自己最喜欢的乒乓球俱乐部禁止入内,就因为她的妈妈曾经得过新冠。

一位学生,被开除学籍,只因为家长返乡未及时报备。

新时代的连坐制度,令人头皮发麻。

甚至,有人只是路过暴发疫情的城市,便被网暴:

郑州暴雨时,志愿者叶师傅前去支援。

他窝在汽修厂度过几个月,免费维修了约400辆被水泡坏的车辆。

叶师傅在自己车上贴的横幅

返乡途中,他得知郑州暴发疫情,便立即联系防疫机构,自觉开展隔离。

没想到,许多网友依旧怒骂他是毒王,又一个千里迢迢放毒的人。

叶师傅很绝望,他不明白,刚做完善事的自己,为何沦为受尽辱骂的罪人。

叶师傅被网友骂哭

一位新冠肺炎痊愈者描述自己的处境:

我也以为我终于可以正常生活了,但生活却‘病’了。

我被网络人肉,被辱骂。我想问,我能去哪儿?

出院一周了,没敢再出门,因为总觉得小区邻居在背后议论我,看见我就躲。我怀疑是不是真的不该回来,是不是当时得肺炎死了更好。

出于对被歧视的恐惧,许多人不得不极力隐瞒自己得过新冠的经历。

有记者想开展一个新冠康复者的采访,电话依次拨打过去,得到的却全是拒绝。

不方便。我怕孩子们在学校会被同学们、老师们‘另眼相看’。

完全不接受,小区里的人对我们伤害挺厉害的。那个时候,我们压力很大。

我毕竟得过新冠,你们不怕我吗?我工作丢了,你们负责吗?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因为这个丢的。

总有人对此不以为意,觉得自己不会是被辱骂、欺凌的对象。

然而,歧视确诊者、歧视密接者、歧视整座城市……火圈逐渐扩大,我们又怎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其中一员?

我们真正应该恐惧的是病毒,

而非同胞。

我们楼里那只羊回来了。

投诉他们,赶出小区。

很多时候,这份愤怒和敌意,作者于我们的担忧。

我们害怕感染病毒,所以哪怕是痊愈者,我们都恨不得与其划清界限。

但真相呢?

上海市卫健委主任明确指出:

新冠患者痊愈出院后,不具有传染性,不用对此感到恐慌。

另一些网友明知不会传染,依然对痊愈者恶言相向,只为宣泄愤怒。

再加上出现阳性要延长隔离期的原因,有些人大肆辱骂感染者、密接者:

不如去死,你死了最好。

图源:微博

网暴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况且,病毒如恶魔,随机点人。

你又怎么能够确信,自己始终是幸运的那个?

如果细读过那一份份流调报告,你便知道,他们有多无辜。

因为搭载了一名确诊患者,绍兴一位52岁出租车司机也感染了新冠。

在这之前,他连续多天早上6点出车,凌晨2点才收工。

年过半百的他,顶着烈日,窝在小小的驾驶室里,一连工作20个小时。

如此拼命,不过是像我们身边的每一位中年父亲一样,想为年迈的父母和羽翼未丰的孩子,挣一份生活保障。

64岁的刘阿婆,在深圳某饭店干活,不幸感染。

流调记录了她的日常。本该是退休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,她却忙得脚不沾地。

早上去医院,陪护住院的丈夫;白天在饭店,做着底层的工作;晚上再回家洗衣做饭,照顾孙女……

对于这位年迈的老人而言,都市的繁华与她无关,镶嵌在其中的忧心和疲累,才是她生活的全

郑州一位高龄产妇,在办理住院时,发现自己核酸阳性。

她的流调,平平无奇又让人心疼。

挺着孕肚去学校值班,午餐很简单,通常是一顿兰州拉面或者沙县小吃。

由于患有颈椎病,她还独自骑电动车去骨科医院就诊。

多日来,她没有休闲活动,去水果店买些水果,就是难得的消遣。

或许你也发现,不幸确诊的他们,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。

他们努力工作,努力生活,却因为与谁聊了句天、吃了顿饭,甚至是经过某个路口,就变成了阳性确诊者、密接者。

相比起来,我们不过是多了几分幸运,这并不值得庆幸。

倘若稍微有些偏差——

那个被邻居怒骂、在街头流浪的,可能就是我们早出晚归的父母;

那个被网友网暴、逼着去死的,可能就是我们的儿女;

那个被朋友拉黑、被公司辞退的,可能就是你我……

越是艰难,越要抱团取暖

疫情之下,我们都站在同一艘船上,风雨袭来,没有人是旁观者。

在这困难关头,戾气和指责,如同一只破坏之手,搅动着本就负重前行的社会,让人们相互厌弃,令生活破碎得更彻底。

只有善意和温情,才能唤醒希望,才能让事情拥有变好的转机。

医护人员为阳性患者庆祝生日

虽然歧视的阴影存在,但善良的弧光从未消失。

前不久,许多人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封名为《不要歧视阳性邻居》的公共倡议书。

相信某位不幸感染、正担惊受怕的邻居看到时会心头一暖。

发现楼里出现弱阳住户,一位邻居在群里气急败坏地骂道:

天天买这个买那个,少吃一顿会死啊!

另一位邻居霸气怼道:我们这栋楼没有歧视阳性的传统。

博主@玲玲Peter和四只猫分享了自己身边的温馨故事:

同一栋楼的男孩确诊新冠,需要外出隔离,他自责地说:给大家添麻烦了。

没有人怪罪他,大家都在为他加油打气,刷屏的是愿早日康复。

男孩去了方舱医院后,邻居们也不忘表达关心:不知道邻居这几天怎样了?

男孩痊愈回家后,邻居们不但没有驱逐他,反而纷纷表示欢迎,还有人亲切地说:

缺物资就在群里说,只要我们有点就可以送过去。

博主@玲玲Peter和四只猫感慨:

如果说这次疫情让我有什么收获,就是发现我的邻居真的好可爱,住在这里很有安全感,我爱我的邻居……

与病毒作战的此刻,我们比其他任何时候都需要联结。

没有人是一座孤岛,我们相互守望,便能消融恐惧;我们互相帮扶,就能渡过难关。

善恶的起点都很渺小,可能是一句关怀、一个蛋糕,也可能是一句辱骂、一个白眼。

前不久,一位妻子在群里问:

谁家有吃剩的蛋糕吗?我老公生日没有吃到蛋糕一直在哭。

她的丈夫患有闭锁综合征,全身瘫痪,医生判定寿命不足六个月,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个生日。

没有邻居家里有蛋糕,但他们开始了众筹:

有人拿出淡奶油,有人拿出鸡蛋,有人拿出草莓……

有人负责制作,有人自告奋勇传递物资……

在三百多人的等待下,一个珍贵的生日蛋糕出炉。

邻居们又写了生日卡片,还有人送上了小礼物。

男人吃到了来之不易的蛋糕,这份温暖,或许会给他绝望的人生带来稍许慰藉。

一分善意,能唤醒人内心的春天;

一分恶意,也能吞噬掉一个人对世界的全部信心。

这段时间,网上冲浪时,我总能看到这样的言论:

我害怕的不是新冠,而是我得了新冠后遭到的网络谩骂,以及现实中被人当成‘行走的病毒’的歧视。

相比对病毒的恐惧,很多人更害怕的是感染后被当作怪物。

只有根除这种病态的歧视,我们才能更坦然地面对疫情。

张伯礼院士倡导大家不要歧视新冠治愈者

换个层面来说,理解和包容不幸者,本就是社会该有的良知,也是为你我的明天铺路。

行走在世间,没有人刀枪不入,每个人都是不同维度上的弱者。

SARS 康复者、新冠肺炎康复者、艾滋病患者、抑郁症患者,乃至未婚的大龄青年、丁克一族等等,都会被贴上标签,受到不同程度的偏见、孤立、歧视。

只有看到疾苦和病痛,为角落和夹缝里的人发声,弱者才有生存空间,社会才会充满温暖。

我们坚信,社会不该沦为弱肉强食的屠宰场,因为,这是你我共同生活的家园。

倘若今日沉默,明日被歧视的,可能就是你我:

当他们开始歧视穷人的时候,我保持沉默,因为我有钱;

当他们开始歧视不好看的人的时候,我保持沉默,因为我不丑;

当他们歧视学历低的人的时候,我保持沉默,因为我学历高;

当他们开始歧视中年的时候,我终于感到痛了,但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。

别让我们在成为弱者时,被脏话埋没,被无情抛弃;

别让我们的家人朋友被网暴中伤时感到无能为力;

别让我们的儿女走上社会时,对这个社会失望。

真正的英雄,从来不是金字塔尖的佼佼者,而是那些怀有悲悯之心,去帮扶、保护弱者的善良之人。

正如罗翔老师所说:努力做到追求光明,追求公平正义,怜悯弱者。

改变现状,需要我们每个人亮出自己的态度。

点个「在看」,为被歧视的弱者发声。

2022年有些难,混沌黯淡中,愿你我传递温暖,互相照亮。

END

关于译者:听觉志(ID:iiidaily),用文字记录生活,用照片描绘人生,每晚听你倾诉喜怒哀乐,陪你走过春夏秋冬,撑起朋友圈数千万人的精神世界。转载请联系(ID:iiidaily)授权。

靠兼职发财的可能性,到底有多大?

我在银行做柜员,与贫穷、富有和诈骗打交道

中国也有暗夜公园?揭开暗夜组织的神秘面纱

流鼻血,原来是在自我保护?

从小做家务的孩子,成绩更优秀!1~12岁家务表,请查收

关注央视网  读更多好文

央视网
央视网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,是拥有全牌照业务资质的大型互联网文化企业,以新闻为龙头,以视频为重点,以用户为中心,助力总台构建多屏覆盖、无处不在的用户入口。
973篇原创内容
公众号

郫县生活信息网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

  • 24小时咨询热线400-8975-5562

  • 移动电话152636303125

Copyright © 2022 郫县生活信息网 版权所有 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郫县  XML地图 郫县生活信息网